【希梦】

♦私设希梦,玉面将军希卡利✖️病弱皇子梦比优斯

♦ 梗#你和我说,你的回信埋在樱花树下我挖开樱花树下湿润的土壤,所见之物只有你的尸骨

♦脑洞产物,ooc致歉

♦幼稚园文笔,不喜勿喷

………………………………………………………………


       天作伴,星光灿烂,地作伴,策马奔腾,风作伴,清爽自在,雨作伴,智者逍遥,你陪伴,无悔无怨。

        这是希卡利出征前留给梦比优斯的信,信中没有依依惜别之情,亦没有对即将奔赴之地的恐惧迷茫。有的只是对他浓浓的一腔爱意。

       梦比优斯拿着信靠在榻上,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眼中溢满了星光。眼前似乎出现了那个被称作玉面将军的少年。

       玉面将军希卡利年少成名,据说他自出生起就生活在边境,三岁能文,五岁学武。如今更是靠着自己的实力成为了一名赫赫有名的将军。

       此次回京众人只知道他是护送自幼去边境周围的小城镇养病的皇子回京,却不知…是他非要送他,不然便不肯启程。

       自幼同梦比优斯一同长大又对他心存爱意的希卡利怎么禁得住他的磨人,无奈的将他送回来。

       一路上,梦比优斯和希卡利的感情飞速的在增长,梦比优斯更是将自己交给了希卡利,并且跟他说,回京以后便让皇帝为他们赐婚。

       希卡利口上应着,心中却知晓这并非易事,莫说他是当今的唯一子嗣,单说这男子与男子之间的爱情…便不会为这京都之人所接受。

        可是这一切希卡利都没有同梦比优斯说,只是日复一日的顺从着他的意思,哄着他吃药,启程。

         希卡利不止一次的希望回京之路可以再远些,可路途再遥远也有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停停走走历经三月,梦比优斯最终还是回到了这座皇城。

        因为梦比优斯乃是当今独子,刚回京便受到了无数的关注,当今也因着这个原因而加倍的宠爱他。

          于是…他将自己的想法和他的父亲,当今的皇帝说了,并且说了他想嫁给希卡利的话。

       皇帝并未苛责于他,只是让人送他回去,并且传召希卡利进宫。

       希卡利进入皇帝的书房一天一夜才出来,回府之后便开始打点行囊准备回去边关。而一直关注着希卡利的梦比优斯自然第一时间便知道了这件事。

        他跑到了希卡利的临时府邸,质问着他是不是不想要自己了,希卡利无奈的安抚着他,告诉他他只是回边关交接,回来之后便可以娶他回来,还派人移植了一棵樱花树到梦比优斯的府邸,告诉他樱花满院之日,便可再次见到他。

       梦比优斯信以为真,高高兴兴的帮他整理好行囊,并且送他离开。

       希卡利这一去便是十年,十年间梦比优斯给他写了无数封信,派了无数人去打听他的消息,却都杳无音信了……

        直到…皇帝病重去世,梦比优斯继位。三朝元老才告诉他,希卡利给他留下过信。

        梦比优斯颤抖着手打开了希卡利的信,信中的话语简洁异常,只有一句…“我的回信,埋在樱花树下。”

        梦比优斯强忍着激动的心情上完早朝,回到了那片早已樱花满院的府邸。

        他屏退所有人,自己拿着工具在樱花树下挖掘,他兴奋,开心的不得了,因为他如今知道了…希卡利并非不要他了,并没有舍他而去。

        “铛!”金属碰撞的声音传来,坤中以为自己挖到了装着回信的盒子,扒开土却发现是一块令牌。一块…令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令牌。

      “不可能…不可能的……”梦比优斯扔下工具,跪下身子用手扒开地上的土,然而随着土下埋藏东西的露出来。他终于崩溃了。

      这樱花树下何曾有什么回信,这樱花树下,分明葬着希卡利的尸体。

      怪不得短短两年便樱花满院,原来…这樱花树竟是吸收着他爱人的身躯作为营养而成长的。

       梦比优斯握着那枚被挖掘出来的令牌,跌跌撞撞的跑回了宫殿,他拉着之前侍候过他父亲的人大声质问着,这才知道:

       原来,那一年希卡利并非是回边境交接,而是去赴死……梦比优斯的父亲,当时的皇帝威胁希卡利,若不赴死,那么死的就是梦比优斯,理由是有辱皇家。

        为了梦比优斯,希卡利甘愿赴死,唯一的愿望便是可以葬在梦比优斯生活的地方附近。皇帝自然应允。

       三千六百刀凌迟——刀刀见血,深可见骨。希卡利硬生生挺住了三千六百刀,直到远远的看了梦比优斯一眼,这才气绝而亡。

        如同皇帝答应的,希卡利的尸骨被葬在了梦比优斯院子中的樱花树下。

        得知了真相的梦比优斯拿着希卡利曾经送给他的礼物,回到了那个小院,希卡利的尸骨还半埋在土里,梦比优斯面带爱意的看着他的尸骨。

      “你和我说,你的回信埋在樱花树下,我挖开樱花树下湿润的土壤,所见之物只有你的尸骨…希卡利你骗的我好苦…”随着梦比优斯的喃喃自语,匕首入肉的声音传来,梦比优斯痛苦的抱着希卡利的头骨,口中的鲜血溜出洒在他的头骨上。

        依稀之间,梦比优斯似乎看到了希卡利笑着对他伸出了手,对他说…“你来的真迟,我已经等你好久了。”

     


评论(6)
热度(90)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靡荼 | Powered by LOFTER